第一集 危機中見生機

古巴在上世紀, 引發重重危機。鄭丹瑞少年得志,中年亦曾經失意。面對危機,怎樣才可以將人到中年百事哀,變成百事吉呢?一連四集的〈古巴危情〉,鄭丹瑞將在古巴的危城下,在危機中見生機!

古巴是一個封閉的社會主義國家,鄭丹瑞想不到走進古巴的首都夏灣拿(Havana),竟然是那麼漂亮,那麼有歐洲情調。「經歷過革命的洗禮後,這裡每一幢建築物都很美,美得有一種滄桑的感覺。」

對於古巴人來說,卡斯特羅與哲古華拉是他們的英雄 ,在腐敗、貧窮的危機裡,創造一個新社會、新景象的英雄。卡斯特羅與哲古華拉要推翻的,就是當時古巴政府獨裁的統治。

阿旦(鄭丹瑞暱稱)來到舊總統府,這一座像小皇宮的建築,竟然是當年腐敗和引發革命危機的根源?內裡的裝潢有多華麗?夏灣拿大劇院、自由大飯店有甚麼個人之處?

鄭丹瑞人生中第一個危機,是在他中二那一年,爸爸突然失業。
「突然之間看到家裡所有人都變了,就讀中五的姐姐要去替別人補習,哥哥要從外國飛返香港,爸爸不停地去找工作,當時年紀最小的我只能冷眼旁觀,我覺得好無助。」

然而,危機過後,總有得著。「理解到一個家庭大家維繫的重要性,我對金錢的緊張,我對家人的緊張,這個是我的得著」

古巴最南面的城市-Santiago,曾發動過一場轟天動地的革命。阿旦走進蒙卡達兵營,這是卡斯特羅的革命軍在第一次突襲失敗後,部份被政府軍捉來施刑及虐待的地方,一個令阿旦感到毛骨悚然,坐立不安的地方。

1959年一月一日,卡斯特羅就在Santiago的市政廳向古巴人民宣佈革命成功了。之後,卡斯特羅成為美國頭號眼中釘,並多次暗殺他,為甚麼?

「其實每一個人活在這個世上,我覺得都應該有一個這樣的信念,就是要相信自己的想法,你厲害你就可以影響到你身邊的人,否則的話,起碼你自己都有一套做人的基本生活態度,只要你貫徹做到的話,你已經是你自己的英雄。」

第二集 發掘自己的強項

古巴革命成功,接下來是一個又一個既經濟危機,古巴人怎樣解決?
鄭丹瑞懷才不遇,被投閒置散,他又如何化危為機呢?今集繼續跟鄭丹瑞向古巴出發。

卡斯特羅希望將古巴變成一個「人無階級,財皆公有,各取所需」的烏托邦,所以從六十年代開始,古巴便跟外界隔絕。阿旦(鄭丹瑞暱稱)來到古巴,覺得像走進時光倒流一樣,整個市容好像返回四、五十年前,好有懷舊feel!而古巴人的家,屋內的陳設依然停留在六、七十年代的時候,就像返回粵語長片那個年代。

走進夏灣拿街頭,阿旦說:「我敢講一句,全世界最多古董車,款式最齊的地方,就是古巴。而最令我感動的, 是每一部車都油上好鮮艷的顏色, 令到Havana的街頭充滿色彩。」

古巴人,一生人基本上只可以擁有一部車。原來,當人知道自己剩下這麼多的時候,就自然會好好珍惜所擁有的。開著古董車的阿旦,思緒不期然飄往年紀少的時候,究竟是甚麼一回事?

男人的危機,大部份來自事業。而挫折與危機,往往可以幫助我們認清自己的方向。

阿旦當年初出茅廬在商台兼職做DJ,曾經為了一口氣而辭職,回想當年竟然有些遺憾。遺憾些甚麼?轉戰港台又被投閒置散,但這一次危機,反而激發阿旦去發掘自己的強項。

「我不會夾歌,他們會,我會寫作,我會『度橋』,他們不會。所以我創作出『三個小神仙』的綜合性廣播節目,之後還有『小男人周記』。我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,化危為機。」

至於古巴,一直堅持共產理念,更受到資本主義的美國打壓,對實施經濟禁運。古巴人,「以物易物」,轉危為機!

阿旦採訪阿曹一家三口,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,以及古巴人的求存怪招。阿旦慨嘆年輕一輩的香港人缺乏的,就是解決困難。

第三集 人生的大起大落

人生,危機四伏,可以大起大落。古巴,亦曾經大起大落。

鄭丹瑞與攝製隊從夏灣拿坐了八小時車程,來到小鎮提尼達(Trinidad),一窺一種源自西非的神秘宗教 – Santeria。現在,Trinidad仍然有好多黑奴後裔信奉Santeria。他們宰殺動物來祭神,然後向靈體問卜,因為他們相信這樣可以解決厄困。

阿旦(鄭丹瑞暱稱)走進一間空洞洞的民居,這居然只擺放一個公仔,而這個公仔就是靈體附托的東西。阿旦對這個公仔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究竟是甚麼?而信眾問卜的方式又是怎樣的?

求神問卜,未必能夠解除厄困,但是在五百多年前,Trinidad就曾經為古巴經濟解困。因為這裡的甘蔗業,曾經令古巴成為加勒比海一帶,最有錢國家之一。

古巴曾經歷過富庶、奢華的年代;不過一場革命,令古巴一夜間變成一個共產國家,遭受美國禁運,經濟出現危機。鄭丹瑞亦曾少年得志,25歲就成為電視台最年輕的劇本審閱。

「我當年一個編劇仔就變成一個編審,再由編審做到助理創作主任,過程相當之快,所以我好囂張,因為好棒!」

可惜,好景不常。鋒芒太露的阿旦,其自負的性格為他帶來危機,當年寫了一個票房慘淡的電影劇本,即被人踩至谷底。而當時好朋友的一番說話,猶如當頭棒喝。他說了甚麼讓阿旦收歛自己呢?

古巴的國運和經濟,也曾大起大落。被美國禁運後,得到前蘇聯每年超過四十億美元的援助,經濟再現生機。可惜,1991年蘇聯竟然解體,沒有援助的古巴經濟,再現危機。最後一枝小小的雪茄,竟然可以養活整個古巴,究竟點解?阿旦走訪雪茄工場,介紹令人嘆為觀止的人手製雪茄工序。

至於阿旦,人到中年,一次最慘烈的危機令他措手不及。
「我曾移民到溫哥華,幾年後倉惶逃離,是因為追稅,是因為我前半生的儲蓄全都沒有了,返回香港後覺得好徬徨……那個時候我問自己一個問題, 就是鄭丹瑞你現在甚麼都沒啦,你可賺回來嗎?可以的話,有甚麼好怕?」

第四集 人到中年百事吉

人到中年,學懂珍惜。累積了上半生的智慧,如何將人到中年百事哀,變成百事吉?今集我們與鄭丹瑞一起向更精采的人生出發!

古巴人懂得享受生活,除了物質之外,他們可能比我們活得更開心!這裡的政府對人民限制多,但是卻非常推崇音樂。例如在Santiago的Trova Traditional Cubana,就是由政府資助的小小音樂場地,非常有名的。而Santiago則是古巴民間音樂Trova的聖地。

阿旦(鄭丹瑞暱稱)更帶大家到Santiago街頭,參與大型的Conga巡遊。Conga是一種源自非洲的音樂,主要以各類型的鼓和敲擊樂器為主,還有一種類似中國的「啲打」一起演奏,節拍非常強勁。

「古巴人在巡遊中一邊跳一邊唱,非常happy!我好欣賞古巴人的熱情和投入!我在想,所謂「危機」,其實不一定可怕;我又再想,人到中年,也不一定要「百事哀」的! 為甚麼不可以「百事吉」呢?」

阿旦喜歡用「半杯水」去看每一件事物。
「凡事向好的方面去想,當你有半杯水的時候,你應該說,幸好我還有半杯水。任何人在長大過程中都有無壓力,重要是你怎樣將壓力化為動力,讓你的人生更加精采。」

離夏灣拿兩個小時車程的Varadero,是加勒比海其中一個最大、最靚、最豪華的度假聖地。在三十年代,這裡曾經是美國富豪的度假天堂。在這裡,阿旦人生發生了他的另一個第一次,究竟是甚麼?

子欲養而親不在!拍攝期間,阿旦的爸爸突然病逝。遠眺加勒比海,阿旦回望自己的人生,開始懂得感恩。「人到中年,我學懂了珍惜,尤其是親情。」

當你大踏步,走過危機重重的人生之後,你會發覺前面的風光,依然明媚!

第五集 人生是一場遊戲

今集,「四哥」謝賢走進世界七大奇蹟的奇琴伊察,探索千幾年前神秘消失的瑪雅文明,還有機會看到難得一見的神秘現象︰神蛇顯靈。

原來在墨西哥東部森林中,隱藏了一個人類歷史的秘密:一個不為人知的古代瑪雅城鎮遺址︰奇琴伊察(chichen itza)。這裡有超過三十座石造古建築,當中的平頂金字塔,是奇琴伊察最大的建築物。

古代瑪雅人所拜的神,是一條有翼的蛇。根據僅存的紀錄,瑪雅人驍勇善戰的民族,所以奇琴伊察的雕刻,都是講述瑪雅戰士的英勇事跡。瑪雅人還喜歡打球,你猜猜贏了球賽有甚麼獎品?就是把個頭割下,將自己的生命獻給天神。吓!想不到吧!至今,瑪雅文明仍然存在好多不解之謎!

瑪雅古文明,經常在科幻小說中出現,甚至跟外星人扯上關係。事實上,瑪雅人在千幾年前,已經擁有高度的天文知識,並且在建築物當中隱藏著精密的天文、同數學理論。此外,攝製隊拍攝到金字塔最不可思義的現象,而且這個奇景每年只會出現兩次,這就是︰神蛇顯靈,四哥帶大家一起去見證這個奇景。瑪雅文明忽然神秘消失,人口急跌九成半。原因,至今仍然是一個謎。

接著,四哥來到Merida,跳入世界最深的地下淡水洞 - 聖湖,尋找瑪雅寶藏,還剖白心中情。

「我…這一生有四個女人,一個嘉玲,一個蕭芳芳,一個甄珍,一個狄波拉!嘉玲可以說是我的初戀情人……」

四哥最為人熟悉的跟「拉姑」狄波拉的一段情,而這段情竟由死纏爛打開始;對拉姑,四哥更是無言感激。當中是怎麼一回事?四哥將會真情剖白。

四哥相信緣份,與年輕四十多歲的Coco拍拖,他認為年紀不是問題,最重要是兩個人相處得開心。風流、快活,對四哥來說,人生,不過是遊戲一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