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集 生離與死別

南北韓分裂超過半個世紀,無數家庭被迫分離。
林燕妮的妹妹、兩個弟弟和爸爸先後離世,生離死別之苦,她如可面對?

「我是林燕妮,人生無常,做人只可以勇敢地面對。我要超越死亡,要接受死亡。」

韓國人的民族性好强,到現在每逢過年過節,他們都會穿上傳統民族服飾來慶祝。林燕妮來到韓國戰爭紀念館,看著見證近代韓國人民生離死別、兄弟相擁的銅像,百感交集。接著,她和攝製隊由首爾向北進發,來到最接近北韓邊境的地方 - 烏頭山,站在統一展望臺上,遠眺只有「臨津江」一江之隔的北韓,感慨有千多萬韓國人,因為國家裂而分離。

血濃於水,可惜是咫尺天涯!「南韓人不可以跟北韓的親人團聚,亦不能夠拜祭葬在北韓的先人。所以每年的春節和中秋節,有好多南韓人來到這個最接近北韓的方向拜祭,以表思念之情。」

林燕妮是香港的第一代才女,出身於富裕家庭的她,前半生曾經熱鬧過、繽紛過。四兄弟姐妹中她是長女,而且彼此感情很好。可是她的妹妹,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因患上淋巴癌而去世。

別離,無數的家庭悲劇縈繞著韓國人民半個世紀。究竟北韓的生活是怎樣?林燕妮在首爾探訪了一位來自北韓的車美熙女士,機會會非常難得。九十年代,北韓出現大饑荒,車美熙與丈夫和一對子女偷渡去中國東北省,行了足足七天少去到邊境的時候,給北韓軍人發現了……

生離死別不尤人,年華方茂的妹妹離世之後,林燕妮還要經歷一連串的家庭悲劇,她的兩個弟弟在2003年先後因為淋巴癌而英年早逝。

「當時剛好遇上沙士,我同細佬只可以用E-mail溝通…走完一個都未傷心完又到第二個,再一次震撼!」

生離,可以期盼再重聚,死別,又如何面對呢?
「我想襌修可以幫到我的,是可以面對現實和埋突然的變化。我知道,我要超越死亡,接受死亡。」

第二集 參透情愛之苦

沉溺愛情,林燕妮曾經戀上有婦之夫,受盡情愛之苦。1999年,林燕妮去到韓國寺院作短期禪修,每天吃青菜白飯,燙衫、掃地,打坐八個半鐘,究竟能不能夠讓她參透情愛之苦呢?

「我想我的問題就是不是我沒感情,是我太著重感情,變成了一種執著!」

林燕妮與前夫李忠琛因為性格不合而離婚,其後戀上有婦之夫黃霑,受盡千夫所指。

「由於我和他一起工作過,發覺他很能幹又幽默,辦事能力不錯,日對夜對就容易發生感情。我倆拍拖拍八年,他都沒有離婚…我從未要求過他離婚。」

最後,林燕妮和黃霑的十四年戀情,最終因為第三者出現而分手告終。「好多人誤會這個是悲哀,其實不是,只是不甘心和不忿。」

懷著半生的情債,林燕妮在偶然機會之下接觸到佛學, 1999年,她放下香港的一切遠赴韓國華溪寺,參加為期六個星期的短期禪修。為了讓有心學佛的人體驗一下寺院生活,華溪寺每年會舉行兩次禪修,每次為期三個月左右。

「我一世人都未試過這樣刻苦的生活,對我來說是好大的磨練。而最不習慣是吃飯,我們只有七分鐘時間吃飯。」

禪修最重要的環節是坐禪,坐禪就是要你斷念,不要胡思亂想,是佛家洗滌心靈的方法之一。林燕妮每日坐禪八個半鐘,起初覺得好辛苦。

華溪寺的秀峰禪師說:「一杯混濁的嘅水,要先等一會,雜質才會沉澱。禪修也是一樣,通過禪修,心靈雜質就會沉澱,我們就能夠擁有一顆清明的心。」

林燕妮和黃霑之間的恩恩怨怨,曾經困擾著她,通過禪修,她能夠解開心結,參透情愛之苦嗎?

第三集 襌修的頓悟

首爾市中心有一個超過六百年歷史的建築群,就是朝鮮時代皇宮 - 景福宮,它象徵著朝鮮時代的繁榮盛世。今日,南韓締造經濟奇蹟,是世界第五個擁有最多外匯儲備的國家。

現代物質生活越豐盛,心靈就越空虛。林燕妮的前半生,如煙花般熣爛,名與利,曾經唾手可得。她曾經是ball場常客,沉醉於虛幻的浮華夢裡。

「我一開始獨立,已經不用家裡的錢,我自己已有能力去買名牌。買了靚衫就ball場,不會只穿給自己看吧!」

名利、愛情並沒為林燕妮帶來快樂,相反讓她越來越不知知道人生究竟有甚麼意義,做人究竟為甚麼?!

「我去過韓國禪修兩次,其中一間是無上寺。禪修對我的幫助很大,因為我終於可以讓自己的心靜下來,想想自己究竟要甚麼。」

佛家認為修行有好多不同的方法,在日常生活中,無論是行、住、坐、臥都可以是鍛鍊的一種。而一些靜態活動,可以訓練一個人的專注力。而且茶道、串佛珠等,都可以訓練我們摒除雜念,專心一意。

「禪修過程可以話改善我好多壞習慣,寺院生活好有紀律,令我不會再遲到,而家交稿也不敢晚!而且思路會清晰一點,做事會直接了當,好多人在禪修中都有所得著。寺院中禪修有一個好重要的環節,就是跟禪師「參話頭」。就像老師和學生上課一樣,有問有答,可以增長我們的智慧。」

在襌修的日子裡,林燕妮終於對自己的人生有另一番領悟,名、利、愛情都不再執著。

「其實佛學好積極,從來都不愁眉苦臉,也不是一般人的錯誤想像,遠離塵世,反而是重返紅塵果,去令到其他人快樂,幫助其他人。」

紅塵滾滾,你又能夠放下多少?頓悟多少呢?

第四集 人到中年百事吉

人到中年,學懂珍惜。累積了上半生的智慧,如何將人到中年百事哀,變成百事吉?今集我們與鄭丹瑞一起向更精采的人生出發!

古巴人懂得享受生活,除了物質之外,他們可能比我們活得更開心!這裡的政府對人民限制多,但是卻非常推崇音樂。例如在Santiago的Trova Traditional Cubana,就是由政府資助的小小音樂場地,非常有名的。而Santiago則是古巴民間音樂Trova的聖地。

阿旦(鄭丹瑞暱稱)更帶大家到Santiago街頭,參與大型的Conga巡遊。Conga是一種源自非洲的音樂,主要以各類型的鼓和敲擊樂器為主,還有一種類似中國的「啲打」一起演奏,節拍非常強勁。

「古巴人在巡遊中一邊跳一邊唱,非常happy!我好欣賞古巴人的熱情和投入!我在想,所謂「危機」,其實不一定可怕;我又再想,人到中年,也不一定要「百事哀」的! 為甚麼不可以「百事吉」呢?」

阿旦喜歡用「半杯水」去看每一件事物。
「凡事向好的方面去想,當你有半杯水的時候,你應該說,幸好我還有半杯水。任何人在長大過程中都有無壓力,重要是你怎樣將壓力化為動力,讓你的人生更加精采。」

離夏灣拿兩個小時車程的Varadero,是加勒比海其中一個最大、最靚、最豪華的度假聖地。在三十年代,這裡曾經是美國富豪的度假天堂。在這裡,阿旦人生發生了他的另一個第一次,究竟是甚麼?

子欲養而親不在!拍攝期間,阿旦的爸爸突然病逝。遠眺加勒比海,阿旦回望自己的人生,開始懂得感恩。「人到中年,我學懂了珍惜,尤其是親情。」

當你大踏步,走過危機重重的人生之後,你會發覺前面的風光,依然明媚!

第五集 人生是一場遊戲

今集,「四哥」謝賢走進世界七大奇蹟的奇琴伊察,探索千幾年前神秘消失的瑪雅文明,還有機會看到難得一見的神秘現象︰神蛇顯靈。

原來在墨西哥東部森林中,隱藏了一個人類歷史的秘密:一個不為人知的古代瑪雅城鎮遺址︰奇琴伊察(chichen itza)。這裡有超過三十座石造古建築,當中的平頂金字塔,是奇琴伊察最大的建築物。

古代瑪雅人所拜的神,是一條有翼的蛇。根據僅存的紀錄,瑪雅人驍勇善戰的民族,所以奇琴伊察的雕刻,都是講述瑪雅戰士的英勇事跡。瑪雅人還喜歡打球,你猜猜贏了球賽有甚麼獎品?就是把個頭割下,將自己的生命獻給天神。吓!想不到吧!至今,瑪雅文明仍然存在好多不解之謎!

瑪雅古文明,經常在科幻小說中出現,甚至跟外星人扯上關係。事實上,瑪雅人在千幾年前,已經擁有高度的天文知識,並且在建築物當中隱藏著精密的天文、同數學理論。此外,攝製隊拍攝到金字塔最不可思義的現象,而且這個奇景每年只會出現兩次,這就是︰神蛇顯靈,四哥帶大家一起去見證這個奇景。瑪雅文明忽然神秘消失,人口急跌九成半。原因,至今仍然是一個謎。

接著,四哥來到Merida,跳入世界最深的地下淡水洞 - 聖湖,尋找瑪雅寶藏,還剖白心中情。

「我…這一生有四個女人,一個嘉玲,一個蕭芳芳,一個甄珍,一個狄波拉!嘉玲可以說是我的初戀情人……」

四哥最為人熟悉的跟「拉姑」狄波拉的一段情,而這段情竟由死纏爛打開始;對拉姑,四哥更是無言感激。當中是怎麼一回事?四哥將會真情剖白。

四哥相信緣份,與年輕四十多歲的Coco拍拖,他認為年紀不是問題,最重要是兩個人相處得開心。風流、快活,對四哥來說,人生,不過是遊戲一場。